现在位置: >

心灵的香格里拉——公盂

公盂 野驴

心灵的香格里拉——公盂

每个人都有一颗不定的心,在这世事尘嚣中漂泊,浮躁,不安。

当某一天我们能放下繁忙的工作,褪去物质刺激的虚无,我们走出这个钢筋水泥筑造的城市之笼,奔跑在田野间山路上,穿梭于竹林芦苇丛,享受甘甜的山泉,倾听鸟儿的欢叫。我们在公盂村点一堆篝火,和几位与世无争的山里老人家闲聊,和陌生又真诚的驴友们开怀畅饮,宁静的星空下山谷间我们的歌声回荡……

享受这份激情。去野营,去搭帐篷,去篝火晚会,去和大山亲密接触,这一切想来总是充满热烈和勇气。人生短暂得经常容不得我们犹豫徘徊,能做的能看的能触摸的事物,也许你现在不行动,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决定去公盂,是同事间偶然聊起的话题,一拍即合的我们几个,跟着小明队长用最快的速度了解注意事项,打包好行囊,捡着一个周末,出发。一路上的憧憬,一路上对大自然风光的赞叹,我们人在车内,心早已飞出大巴,越过了漫长的高速公路,像似能望见公盂望见神仙居,甚至随着驴友们的描述飞到了青川飞到了墨脱。

享受这份执着。徒步在前坑村至公盂的山路上,我们迎着石块铺成的小道深入大山。每一个步子注定只能向前,没有退路;你停顿一会,后面的队友便赶上来;你时而歇歇停停时而健步如飞,反而不能适应山里的气息;你匀速稳健地拾级而上不温不火,倒能做到心平气和。两个多小时的山路,我们相互鼓励,偶尔还能超过同去公盂的驴友们,开几句玩笑话,拉几首山歌。脚下的路由石板变成石头块,由石块变成沙石,由沙石变成满地的落叶,由落叶变回了石板路,什么都不用多想,目标明确而简单,执着的人们总是最可爱的。

享受这份简单。身边高大的阔叶乔木开道,纤长的竹子成林,我们的心早已被过滤了一遍,和这林中的小鸟溪中的鱼儿一般,澄净、惬意。一阵潺潺的水声,泥墙黑瓦的村落出现在眼前,它恬然地聚在一个四面环山的小盆地里,只拥有十几户人家。各家大院开敞,左边这户人家进右边那户人家出,任你哪个大门进去总能走到你想去的地方。村子朝南,出村便是是一个高山水库,为着这世外桃源积蓄生命之泉;北面是几片梯田,几畦菜地,村民们耕耘的青菜和玉米苗,见缝插针般生长的覆盆子红灿灿地悬在梯田之间;东面的梯田下是深壑,望不到底,只能看着一级又一级的梯田想象着山谷地下的细水;西面是险峻的公盂背,火山熔岩的地貌,横看成岭侧成峰。这就是整个公盂,简单、大方、坦然。

享受这份安宁。山上住的大多是老人,老头早起放牛下几口荒芜着长满杂草的梯田,老伴灶房里生起几缕袅袅炊烟,稍许时候引得山泉敲打几件待洗的衣裤,喂养几只慵懒晒太阳的土狗,又或者上山采摘几棵野生的金银花,下来接待几位远道而来的客人。我们也跟着随意地散坐在山木凿成的长凳上,喝一杯山泉泡出的茶,拍一张随处是景的照片,在木板上打一局棋牌,帮着老人们张罗一桌丰盛的农家土菜。我们干杯,为着这不食烟火的公盂,为着陌生的我们相聚于此,为着此时此刻此地我们共同享有的这份安宁。

享受这份恩赐。司各特说,若不是让画笔蘸满天园的七色颜料,人间灵巧的画师又怎能绘出斑斓的七色彩虹?公盂就像是大自然恩赐给我们的一幅画,一幅需要住下来细细品味、静静享受的画。一片幽静深绿中的古村落,沿着墙头爬上黑瓦的野花,迂回曲折的山谷小道满布郁郁葱葱的灌木,由松木叶缠着竹篱笆做田间的屏障,高过人头的芦苇摇曳在风中摆出“八卦阵”的架势,一眼望不出头的梯田只能做风的台阶……太美了公盂!

想着念着公盂,离开了还魂牵梦绕的公盂,它带给我的恩泽,远不止于纯天然原生态的美景。

在公盂的那晚躺在帐篷中,听着耳边的风声、火焰声,和几位驴友轻声的谈话声,我不禁想起《淮南子.原道训》里所说:是故大丈夫恬然无思,澹然无虑,以天为盖,以地为舆,四时为马,阴阳为御,乘云陵霄,与造化者俱。何等宏大的气魄!只有在与大自然的交锋中,

相关文档
相关主题
返回顶部
热门文档